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乱云飞渡第2部分阅读
标签:学院作者:未知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12865阅读币:1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腋芯跎羯艏嵬Φ娜榉浚榧庹凑笳蟮幕鹑龋羯舯羌獯障蛭业谋羌馇崆岽ブ冻鏊菩Ψ切Φ幕埙镄θ荩档溃骸靶》澹阌窒敫墒颤N?”
  我一只手环揽住婶婶绵腰,另一只手颤抖着由婶婶的腰际,游走向婶婶的乳房。
  婶婶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巧妙的避开,娇嗔道:“小峰,你真坏!想吃豆腐呦?”,
  婶婶的娇语令我象一头失去脑子的牛,血管濆张,我转身将婶婶抱起,将她顶翻在软沙发上。对我如野牛般的动作,婶婶发出惊叫:“小峰……”,便将两支修长玉腿张开来迎接我,双腿盘住了我的腰……
  婶婶若隐若现丰美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我迫不及待地去搓揉它。俯下身来,婶婶娇艳的红唇紧紧的贴住我的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接著,我沿著婶婶俏丽的脸庞,舔吻到婶婶的雪白粉颈。我的手由婶婶背后,伸进短睡袍之中,温柔地抚摸婶婶细致的美臀,然后隔着裤衩触摸婶婶隐密的私处。中指按住婶婶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也不断沿著花瓣缝摩擦婶婶得阴唇。
  婶婶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著将修长的大腿张开,沈浸在性爱前戏的温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我继续沿著粉颈吻到婶婶丰润坚挺的乳房,隔著一层湿睡袍,含、舔、轻咬著婶婶的乳房,情欲也随之愈来愈高昂。我的手从婶婶的湿润花瓣处移走,抓住婶婶的领口,将睡袍扯开,乳罩中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在我面前。
  我脱了婶婶的乳罩,吸吮着婶婶粉红的乳晕,并迅速将婶婶身上剩馀的衣物褪尽。婶婶俏皮的轻轻一笑,将我的衣裳也除去。湿润的下体前后摩擦著我的肉棒,我抱著在怀中剧烈起伏的赤裸胴体,一手紧紧揽住纤腰,使婶婶火热的裸体紧紧贴住我的身体蠕动,另一手摸著粉嫩的臀部,看著丰满乳房在眼前晃动,忘情地含住婶婶的乳房吸吮。忍不住下身一动,将肉棒送入婶婶的花瓣深处,尽情的热吻、抽插。
  婶婶配合著肉棒在体内抽动的频率,在我腿间上下摇摆著。乳房也激动得上下甩摆,跟著抽插的加速,婶婶不住发出声声浪荡的娇喘,呤著:“小峰……啊!这里,……好……好舒服……啊!……这里……”
  婶婶也随著我的抽插,激烈地摇摆自己的躯体,丰乳上下剧烈晃动,我的肉棒也随著进出著花瓣内部,情欲震荡使得婶婶不断的浪叫呻吟。婶婶一边娇喘著享受肉体的愉悦,一边断断续续的吟叫。
  电视是开着的,窗帘没有关,我们都忘记了。有的只是爱抚、亲吻、翻滚、冲刺、呻吟、浪叫……在客厅的沙发上、墙边,我和婶婶快活了一个多小时,弄得一片狼籍。剧烈的交合,婶婶首先到达顶点,淫荡浪叫变得更大声,淫水四溢的下体猛然抽搐收缩,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颠峰。婶婶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啊!小峰……不要停……快……快……”接着,婶婶曲起上身,死死勒住我,全身不住颤抖……
  而我等婶婶高潮过后,继续享受她的肉体。婶婶的第三次高潮将我也带到顶点,一股快意即将爆炸。在我射出精液的一刹那,,猛力捅入婶婶嫩穴深处,不住搓揉婶婶的丰乳,源源射出精液……
  这一夜,我连干婶婶四次……
  以后,我就住在了叔叔家,婶婶把一间客房整理好专给我睡。每天晚上自习课后,我就给美黛补课一个小时,当给美黛补课后已是十点半钟,各自睡了以后,我估计美黛已经睡着了,就悄悄地溜到婶婶的房里,婶婶已在被窝里等我了。婶婶怕美黛在另一个房里听到我们的声音,用几条毛巾把门下缝都堵住,我俩在里面肆意欢乐。
  婶婶也特别爱我,怕我年纪小承受不了(我已从十九岁改成了十七岁,婶婶也不知道,以为我才十七岁),她规定我只有在星期五、六两个晚上可以和她睡,星期三晚上只能在她房里待到半夜十二点就必需回自己的房睡,平时都不能近她。此外,婶婶还经常煲上好汤给我进补……
  可我精力特别旺盛,星期三晚上,我总是十点多钟就完成给美黛的补课,迫不及待悄悄地与婶婶偷欢,通常十一点半完成了第一次,休息一会,我又要了第二次,完事后总过了十二点半钟,才回自己房中睡。而星期五、六两个晚上,都是整夜欢娱。虽如此,我却无法满足,就象一只第一次吃到了猩的猫。只要一看到婶婶那妩媚,性感的姿态,就会起身体反应,就想要她。在没有婶婶的日子里,我几乎天天都要想着她手淫一两次。
  有时,吃完晚饭后美黛去上自习课了,我就拖着不去,抢着替婶婶做事,洗碗,拖地板之类的,千方百计讨婶婶的欢心。婶婶也知道我的意图,只要她心一软,叫我去洗澡,我就知道有戏了。果然,我洗完之后她也去洗了,当她洗出来之后,我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抱在一起……
  有时,不是星期三、五、六,我想婶婶厉害了,就等美黛睡着之后,悄悄地来到婶婶的房门口,轻敲她的门,此时,婶婶的房门都是反锁,我知道婶婶也是很想的,只是怕太多了伤我的身体。我哀求着婶婶。很久很久,婶婶才开门来,她咬着嘴唇,嗔道:“你轻点,小黛都要听到了……”
  我扑进婶婶怀里,“婶婶,我……”
  婶婶又爱又气地用手指狠狠地点我的头小声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坏透了……”
  当一次过后,我和婶婶已得到极大的满足,她怕我休息一阵后又来,便将我赶回了客房。
  第三章美黛妹妹的爱
  我和婶婶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美黛居然一点不知。也难怪,才14岁的小女孩,怎么能知道大人的事?更何况本是一家人?
  可一次,美黛一翻语言,却令我大吃一惊。
  那天,婶婶回娘家看美倩妹去了,只有我和美黛在家,晚饭后,美黛没有去上自习课,她拿出一张试卷让我帮纠正几题错题。这一段时间来美黛妹的成绩却是直线上升,而我却是直线下降,连自习课我也不想去上了。美黛让我帮她,正好让我有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一张试卷一个多小时就讲解完了,但我发现我在讲解时,美黛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总是忽闪忽闪地望着我。我也不是很在意。讲完了,我洗个澡,躺在床上看小说。一会儿,美黛在她的房间里叫我过去,我不知是什么回事,就过去了。
  一进美黛的房门,美黛就扑过来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我大吃一惊,连道:“美黛,你干什么?”
  “哥,我好爱你!今晚我要你陪我。”
  “别、别胡来,我是你哥。”我想把她推开,而她紧紧地巴住我。
  美黛把脸贴在我脸上,说:“哥,好久好久我就爱你了,今晚我不要做你的小妹,我要做……”
  我惊呆了,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道:“美黛,哥哥和妹妹不可以做那个事的哩。”
  美黛嘟着嘴,大眼睛狡黠地望着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妈妈常常在搞什么……”
  我吓坏了,简直不知所措,道:“美黛,别乱说,我没……没……”
  “你没、没什么?”美黛吊在我脖子上嘻嘻笑道。
  “美黛,哥哥,求……求……求你了。”
  “哦,哥,你求我什么呀,求我把这事告诉给我爸爸呀。”
  “别、千万别!”我急了,脱口而出。
  “哥,看你急的,我吓你玩呢。”过了一会,美黛温柔地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哥,你知道吗?我好爱你,好崇敬你。”
  “哥知道。”
  “哥,你今晚就陪陪我吧。”美黛说着,身子往床上坠。
  “嗯。”我也答应着,轻轻放下美黛的身子,和她并排躺在她的小床上。
  我躺在床上,心里却还保持着冷静。我知道,美黛还是一个小孩,而且又是我的妹妹,我是绝对不可以糟蹋她的,那样,我简直真正地成了一头猪了。
  美黛把头枕在我胸脯上,轻轻抚摸着我的胸,无限地陶醉。过了好久,她说:“哥,我要你象……对我妈妈那样……对我好……”
  我拒绝道:“小妹,说好了,我陪陪你,但不能那样,你还小,有些事你要长大了才能做。”
  美黛急了,道:“哥,我已十二岁了,长大了,去年就来月经了,书上说,有月经后就成年了,我们班上好几对,他们都那个过了,你不知,我们班上好多男生追我,我都看不上,没一个比得上哥你半点。”
  “你是我的妹妹哩。”我说。
  “妹妹就不可以,婶婶就可以了?”美黛俏皮说道。
  我心一震,这小黛子,人虽小,可还真会抓住人的把柄,看吧,谁怕谁。我把手臂给她枕上,道:“美黛妹妹,今晚,哥哥都听你的。”
  美黛娇羞地红了脸,不好意思把脸埋在我胸上。
  看到美黛美丽而娇羞的样子,我呆住了,我从没注意她有过如此地漂亮。说真的,一来我是她哥哥,二来我只把她当小孩,三来我的全身心都被婶婶这美女蛇迷住了,哪里太注意美黛?印象中,美黛确实是一个小美人,但与我无关。
  我动情了,忘记了我们是兄妹。我手轻轻的抚摸起美黛来,从美黛的胳膊开始,用手指开始揉动,这让美黛很是舒服,因为她长这么大并没有人,一个男人,轻轻接触她的身体。一点点,从胳膊到大腿,我的动作很娴熟,因为这么长的日子来,在她妈妈身上,我已熟悉了女人身体的每一部位。
  我边抚摸着美黛,边欣赏着她美丽的躯体。确实,按一个初一中学生来说,美黛的个子也不小了,约有1。55米吧,但只到1。83米高的我的腋下,我搂住她时就象搂住了一只小猫,她身体全在被我的躯体包围了。
  美黛那美丽而水灵的脸庞显然得到婶婶的遗传,林条的身子略显纤细,洁白光滑的睡裙中是一个无比纯洁真挚的胴体,而且,她聪慧、狡黠、任性,更使她多了少女那种纯纯的可爱……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我轻吻着纯真的美黛,她的脸,小嘴,身躯……她闭着眼睛,全身感受着我带给她的从未感受过的异样的激动。
  我轻轻地抚摸上了美黛的胸,隔着睡裙,小美黛的两只酥乳刚刚发育起来,小而挺,我的双掌一边一个就能全盖住了,我轻轻地揉着。
  美黛的床很窄,只有一米宽,刚好容得下我们两人,我把美黛的被叠好,垫高我俩的上半身,美黛半躺在我怀里,我掀起她的睡裙,这时,美黛白生生的纤美的大腿已经展现在了我的眼前。多美的杰作呀,修长而均称,一双诱人的双足,渐渐地向上延伸,在双腿的尽头,显出了那让男人梦牵魂绕的一个优美的圆弧。我简直呆住了。
  这时的美黛有些似害羞般的扭动了下身躯,顿时,这又雪白的双腿被我双手占领了……
  我的双手继续地在美黛的双腿上揉捏着,轻轻地,有时,我会轻轻的抚过美黛的那三角的隐私之处,在美黛还未表达羞怯前又迅速地将走移开,一切是那么的有手法,渐渐的,美黛的脸更红了,甚至有些呼吸急促……
  这时,我把的手向上移动,把美黛的睡裙一点点,一点点往上掀。啊,美黛双腿之间,一个小小的包,上面一沟浅浅的红嫩的小缝,晶莹剔透,淡淡一少许绒毛,不仔细看还不能发现……如果说,她妈妈那个弹性丰包是一只诱人丢魂大肉蚌,而美黛的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欲要而又不想破坏……我俯下身云,轻轻地吻着她的羞处,一股淡淡的少女香而来,迷人而圣洁……好久我才停住,美黛已羞不可当了。继续沿着美黛的小腹、肚脐,肋骨,渐渐的露出来了。因为美黛还没有带胸罩,所以,在这衬衣里面,就是美黛赤裸的身体。终于,他将它脱下来了。美黛红着脸,享受看我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感受,美黛的胸露了出来,不是很大,圆圆的耸起,盈盈可握,象两只嫩嫩的笋尖,白如凝脂,艳如桃花,在这两个如两波小丘的乳房上,有着两颗如杨雅萍般,似宝石的小豆豆,在一圈粉红诱人的圆晕装饰下,分外显眼。我轻柔地让手指划着圆在乳房的边缘运动着,一圈圈,一点点,向那最中心的葡萄前进。一点点,我看到,那双颗杨雅萍有了反应,她在动……
  于是,我用手捏揉着美黛的乳头,对美黛来说,从没有过如此的刺激,害羞加兴奋让她渐渐的忘记了自己,她发出了不由自主的声音:“嗯……”,轻柔地如婉婉轻述,这时我的双手上下齐攻,开始挑逗着那处女的羞处……
  美黛忍着,尽量的不让自己出声,可是在那条缝隙处有了点点湿痕,
  我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一手抚摸着美黛,一手用轻轻地用手指在美黛的蜜处……
  继续抚摸着,可这时的美黛,已经如潺潺的泉水般,晶莹神秘的液体湿润了她的那紧闭的双门,耀出迷人的光茫。
  我的唇再也毫不犹豫地印在了美黛的双胸之上,用我的舌挑逗着那已经早已立起的两颗果实。双手在美黛的身上尽情的耕耘,美黛在已无法抑制自己的感觉,发出声来。我的舌尖沿着美黛的皮肤滑下,一条湿湿的痕迹留在了美黛如脂的身体上,到达了那渴望的去处。在舌的抚弄下,泉水更加倍的流出,晶莹湿润了她下体。那淡白色的汁液更加无束的奔放,美黛的身体也已经变红,更加的骚动不安……
  在我的挑逗和药物的刺激下,美黛再也无法忍住自己的呻吟,“嗯…啊…”的发出声来。忽然美黛的全身一抽触,更多的淫水流了出来,这是这个小女孩的第一次的高潮。我也脱去了自己的衣衫,让那早已硬如钢,坚如铁的玉茎再无阻挡的昂起头来。这时的美黛已经完全陶醉在这陌生的体验之中,唯一有的一点戒心也随着流出身体的液体流尽了。其实,对于一个并未涉世的女孩子来说,好她也没有性的知识,只是知道男女之间有区别,也许这些区别还是从成人那里感到的。高潮后的美黛,还在体验着那酥爽的滋味,我就把的他的玉茎对准了美黛的阴道,醮了美黛的淫水,这时的美黛身体是异常敏感的,我的玉茎在她的下体上磨擦,我的手在她的胸上轻抚,这些都让她感到万分的麻意在心头,只得对我说:“好痒,好痒,我……”更加扭动着她的身子。
  “好,小黛妹,哥哥给你解痒来……”说完,腰上一用力,把他的龟头塞入了美黛的阴道,待美黛的身体已经纳入了我的龟头后,又一用力,我感到了一点阻碍,于是我再一用力冲破了这道阻力,把我的玉茎全部插入到了美黛的阴道之中……
  疼痛使美黛不能忍受,“啊-”地一声惨叫。我不敢抽动,这时,美黛轻道“哥,我好疼……”
  我说:“第一次都有点疼的,小黛,哥哥好爱你……黛,我爱你……我的黛……”
  于是我加倍温柔的吻美黛的胸,含咬美黛的乳头,美黛很感动,紧紧抱着我:“哥……我也好爱你……我觉得……好幸福……峰……”过了一会,她说:“哥,不太疼了,你动吧……”
  我开始缓慢地全根的抽动,抽出来只让龟头的顶端留在美黛的身体中,插进去,轻轻地抽了十多分钟,美黛开始呻吟起来,而且越来越急促,不时伴着她迷人的声音:“哥……好舒服……噢……小妹……好舒服……”
  我加快了速度,每随着我的抽动美黛呻吟之声就会有一次高点。她紧紧地闭着眼睛,甚至紧咬着嘴唇,脸蛋红的如同海棠般,气喘嘘嘘,但她的下体的淫水却是如决堤的江水,随着我越来越快,美黛就已经大声的呻吟起来。
  看然美黛的娇羞模样,和玉茎承受的巨大的紧握和温暖,我知道她体内的疼痛已被快感压住了,再也无法压住自己的欲望,完全尽根地迅速的抽动起来,美黛的叫声也变成了“嗯,嗯……”胸随着我的剧烈运动而起伏着,但看两人的交和之处,淡淡的血痕随着抽插而流出的淫水流到了那洁白的床单之上,留下了淫水和着血粉红色的印记。
  我在美黛娇小的身上疯狂运动着,而美黛那娇媚的声音,如莺啼悦人耳;用她那神圣的汁液,如甘露沁人心脾。忽然美黛的全身再一次抽触,随之又喷出了一股股液体,失去了知觉……而我再也受不住那处女阴道的夹紧和一阵阵不断的抽搐下,一种酸麻从下身直冲大脑,一股股的精液全部喷射在了美黛的腹中……
  自从有了美黛后,我整天沉醉于婶婶和小妹之间。虽然婶婶肉体的的吸引力比美黛大得多,但将躯体小小的美黛压在身下也是万分刺激的,毕竟她才十二岁啊。有时婶婶仅给我一次时,回房来我接着就进了美黛的房间,用她来补充。那种刚弄完妈妈又来弄女儿的刺激让我激动不已。
  第四章得了婶婶想妹妹,聪明反被聪明误
  但我和美黛还是怕婶婶发现。于是我和美黛使了一计。
  那天晚上,美黛去上晚自习后,我又来到婶婶那里,我将婶婶按在沙发上,脱光了她的衣物。正当我们在沙发上疯狂时,门开了,进来的是美黛,由于我是背对着门的,美黛进来我故意装着没看见,仍干着,而仍婶婶发出浪吟:“……噢……小峰……你搞得婶婶……要死了……好舒服……啊……啊……”
  我也叫着:“……好婶婶……月姐……我要你……月妹……”
  美黛已轻轻地走到沙发边,我故意惊道:“小黛……”
  婶婶听到我的惊叫,睁开眼来,呆住了,而此时我和婶婶的姿势定格在一起,她在下我在上,我的双手正搓揉她的大奶子,玉茎深深地插在她玉穴中,而她的双腿交叉绞着我的腰,潮红的脸涨得通红,尴尬地作声不得。
  美黛道:“噢,我来拿东西的,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玩吧。”说着“呯”一声关上门。
  婶婶的情绪一下落到极点,而我是早有准备的,玉茎仍硬涨地插在她下体中。
  我说:“小黛走了。”
  婶婶回过神来,她双手推着我,想把我从她躯体上推开,我却紧紧地抱住她,“不,婶婶,我还要。”
  “你走开……”婶婶道。
  “不嘛,婶婶,我还涨得很,我要。”
  “快点……”
  于是我又抽动起来,而婶婶躺在那里很平静,仿佛我在干一件与她不相干的事。
  我刚抽插几下,婶婶说:“小峰,我们到房间床上吧……”
  于是我抽了出来,放开婶婶,婶婶起来后,捡起地上的睡袍,一声不吭边穿边走向她房间,我赤着身跟在她后面。当婶婶进入门后,立即快速把门关上,我眼疾手快,当门还有一条缝时,我冲过去,顶住不让她扣上,然后往里推,而婶婶也在里面死死顶住不让我进去。僵持了一会,婶婶哪里够我,只觉得门一松,婶婶已被夹在门和墙之间,我慌忙开门,只见婶婶在轻轻呜咽,我握住婶婶双臂,说道:“婶婶,怎么啦?”
  婶婶道:“这叫我以后怎么做人?”
  “别怕,没人知道的,来我们再来……”
  “你出去,出去!”
  我不管了,一把抱住婶婶,将她压在床上。婶婶又是推又是打地反抗,口里不住道:“别……别……别这样……我要叫了……”
  我说:“婶婶,你叫吧,我就要你。”说着,就去捞婶婶睡袍的下摆。婶婶死死护着,我一急用力一扯,“唰”地一声,睡袍下摆被撕裂了,接着在,我下体挤进婶婶合住的双腿间,玉茎已搭在了婶婶的嫩穴口,双手抓住她不断反抗的双手。这时,婶婶叫了起来,小声带着哭腔:“强奸……救……命……啊!”当她没叫完,我就用力插了进去,婶婶的叫声变成了惊叫。
  我知道婶婶已不容我再搞她,于是一上来就是一通快速抽插,想快点结束好逃走。此时婶婶身体已软,不再反抗,只是小声呜咽。随着我的抽插,她双手也软了,我拿着在手里感觉她一点力也没有,放开后,她双手就摆在床上,我见她双手也不再反抗,腾出来的手便去搓揉她的大奶子。我一边搓揉一边大力抽插,一会,婶婶发出“呜呜啊啊”叫声,并用力抱住我。她虽没有淫语,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更用力了,果然,她似乎用尽全力,并叫道“死了……死了……”身体不住颤抖……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婶婶一连三次高潮后,我也巴在婶婶身上,紧搂着她射出许多精液。
  完事后,婶婶和我都下了床,婶婶样子太狼狈了,披头散发的,睡袍下摆裂了一大块拖在地上,遮羞处已是湿漉漉的。婶婶说:“小峰,这是最后一次了,回去吧,以后你永远不要再到这里来……”
  我说:“婶婶……”
  “别说了,走吧。”
  我知道再说多只会惹婶婶生气,于是就回了学校。
  一连好几天,我不敢去婶婶家。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忍不住,又来到婶婶家,门开了,开门的不是婶婶,而是美黛,她冲我吐了一下舌头,说:“为什么几天不来?”接着转头朝里面叫道:“妈,哥来找你了。”
  我道:“婶婶……”
  婶婶过来,“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骂道:“你这个色狼!”
  我头脑“轰”一声响,如当头一棒。我真不知道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婶婶对我的态度怎么会180变成度的转弯?以前我每次搞她看起来她都是愿意的,而现在……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我满心生恨,恨不该当初控制不住自己,乱了人伦,授人以柄,恨婶婶当初为什么不拒绝我。
  我虽心恨,每当夜深时,却又想起那些荡人心魂的事。我虽经过了和婶婶的二十多个晚上,和美黛妹也有七八次,但每次我都是忘情地冲刺,沉浸在肉欲里,忘了体会女人。以前我一点点也不懂,而现在要说我对女人有了质地变化,那么是我知道了女人身体舒服,知道怎样弄进去,而女人的心里却依然不知。
  婶婶的自行车仍在车棚里,是我自慰的地方,我不敢拿去还给婶婶。
  又过了几天,叔叔居然来到学校找我,一见他,我惊出一冷汗。然而他却关心地问我为什么不去他家。我支支吾吾说学习忙,他说年底了回来一段时间,给了我一百元钱走了。我庆幸叔叔不知道那事。婶婶和美黛一定没跟他说,我对婶婶没有什么恨了。细细想来,那天婶婶赶我出来,她简直就是有先见之明。
  我知道婶婶一定恨我,这事叔叔虽然一时不知道,但这是一颗定时炸弹。我整天都在惊慌中渡过。
  第五章关于江海、阿东和我
  没多久,冬季征兵开始了。有同学对我说:你小子长得又高大又帅,不去当兵干什么?还可以考军校呢。
  我想,的确,自从我与婶婶那个后,学习就下降了,虽还算好,但却越来越下滑了,精神总集中不起来,晚上就想着婶婶手淫,而且现在叔叔回来了,要是给他知道,给家里知道,我还不被老人乱棒打死。于是我决定当兵去。
  这一切叔叔他们和我父母都不知,等到政审时,叔叔婶婶傻了眼,但他们哪敢对政府说不给我去?当然,叔叔也不知道我去当兵的真正原因,要不他还依依不舍送我去。
  就这样,18岁(别忘了,我现在已是16岁)那年,我当了兵。
  临走时,我把婶婶给我的自行车悄悄推到她楼下,叫门卫把钥匙转交给婶婶。
  我来到一个山区的部队。分到汽车连。
  来到部队后,我接到美黛给我的信,几乎每星期二封,火辣辣的,不住鼓励我考军校。
  我试着问婶婶的情况,她说她妈妈对我来当兵好象有些自责,为这事美黛还和她妈妈吵了一架。
  可有一次,美黛的一封信却吓坏了我,原来她为了维护我,她和她妈妈在一次关于我的争吵中不但揭露了她妈妈嫁祸于我的虚伪,还告诉她妈妈说她也曾与我发生了几次关系!这竟简直是吓死我了,我老是怕婶婶来到部队对我兴师问罪,或是给领导写信反映。
  可是几个月过去,没有。我写信问美黛,她说她妈妈刚一听是气极了,但后来慢慢婶婶平静下来,说自己造孽,认为她自己害了女儿。时间长了,后来母女俩说起我的事,婶婶还和女儿交流了一下对我的看法,原来婶婶一直对我还是很在心里的。
  随着日子的过去,我愈来愈觉得那一件事的荒唐,愈来愈觉得自己可耻。于是我有意疏远一些美黛,用亲情来说服美黛那些我们年少时的错事,美黛也长大了,虽然对我依恋,但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但他说,将来一定找一个象我一样的男人。我和美黛终于恢复了兄妹的亲情,还成了知己。但对婶婶,我已不再去想那可耻的事,只有手淫时,我才想一想。而对于我那些短暂突来突去的性事,似乎清晰而又模糊。
  当今部队,金钱、后台和老乡关系是左右一个人的决定性因素。可我一样也没有。不管我怎么努力却得不到领导的器重,我属于那种领导在有活时想到你而有好处时忘记你那一类人。
  三年过去,考军校名单上依然没有我的名字。好在我模样不错,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在摄影方面有爱好,人又诚恳勤快,刚到部队一年,我凭写稿和摄影作品上报多而专门从事报道工作。我写的文章越来越多,对摄影艺术也越来越有高的水平,三年后,我转了志愿兵,领了工资。
  就在当兵的第二年,来了一个新兵,他叫阿东,他住在我隔壁。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公子爷。手拿手机(那时手机还不是很普遍),细皮嫩肉的,总有一帮人跟他转,连连长也对他格外照顾些,我有些看不惯。不知怎么的,我虽对他爱理不理的,可他对我却很佩服,久而久之,我也应负他一下。
  一次遭遇,使我重新认识了阿东,还跟他结了干兄弟,从此也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次,我上街取那几块钱的稿费,见阿东和副处长(相当副团长)江海走在一起。本来我已走过去了,但阿东嘴贱撩了旁边几个姑娘几句,然那几个姑娘却连骂他们大兵。当兵的最忌这样骂人。阿东和副处长被辱,也反骂起来,谁知出来十几个人拳打脚踢,副处长和阿东,一个是花花公子,一个是整天睡懒觉的领导,如何能敌?我冲上去,力拼保他二人出来。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二百多斤的担子挑得飞走,在部队也是功夫过硬,篮球队员,身手敏捷,他们虽有十几个人,但我还打爬了他们几个,我们跑出来。刚开始我还没什么,回来后,我发现腿脚越来越疼,背也疼。才发现背被砍了一刀,一检查,手臂骨头也裂了一点,为此,我还请了几天“事假”。
  过几天,阿东大宴我们一帮兄弟。酒后,江副处长提出和我及阿东三人结为干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江副处长32岁为大哥,我18岁为二哥,阿东17岁最小为弟。我们像刘关张三结义一样,从此视为亲兄弟。
  但长时间过去后,我慢慢发现,江大哥对我与对阿东不一样,对我也尽了大哥之力,处处照顾,一些好事总留给我,而他对阿东,仿佛阿东不是小弟而是大哥一样,总有些谗媚。但他们两也认定我是最够义气,最兄弟的。后来我才知道,阿东他爸爸是某地级市的副市长。
  我们成了兄弟后,因江哥是部队里的官,有住房,有家属。他经常在家里请客,姣嫂是个很娴淑的女人,她的手艺很好,常让我和阿东尝到很多好菜。江哥有一个13岁的女儿嫚妮,又可爱又漂亮,我和阿东都很喜欢她。
  去江哥那里多次后,我们知道了江哥和姣嫂的罗曼史。原来姣嫂大江哥两岁,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在村里当代课老师,江哥高中放假常去小学打球,被姣嫂迷住了,后来江哥考上军校要去上军校那个暑假,江哥就住在了姣嫂的宿舍,十个月后,姣嫂生下了娇娇,未婚生女,姣嫂不能作老师了,回家开了个小卖店,直到江哥出来后才结婚。后来姣嫂因是军属,进入了县图书馆,再后来江哥升官后,姣嫂来到部队做了随军家属。在这个部队所有家属中,姣嫂无疑是最漂亮最有女人味的家属。
  不久,我和美黛妹的通信被阿东发现了,接着美黛的照片也一一被阿东挖去,阿东惊讶于我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妹妹,后来阿东与美黛也渐渐通信起来,而且越来越密,他们的电话也天天不断,我心里有些妒忌,但想到美黛毕竟是我的妹妹,心中也释然了。但也担心阿东这个花花公子用情不专,玩弄美黛。毕竟美黛才高中二年级。但我从阿东这里也可看出来,他完全被美黛迷住了。
  不久,我得假回家探亲,阿东一定要跟我回去看美黛。回到县城,我不敢去婶婶家,只是约美黛出来。美黛已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也更高挑了。她走在我和阿东之间,我看得出来,美黛对我也是依依不舍的,但因为我是她哥哥,而且阿东也很会哄姑娘高兴,我也希望美黛在我心中淡化,所以很主动地为她们创造了空间。
  后来我回了老家,阿东留下来与美黛在一起,直到假期结束。
  一年后,我一直没有了婶婶和美黛的消息,向家里打探,说婶婶是去不知什么城市做幼儿园老师,美黛美倩两姐妹也去了,而叔叔在武汉也成了新家,生了两个男孩。阿东说也不知道美黛的消息。
  阿东也有了探亲假,他邀我一起去他住的城市玩。
  我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怕我这个不知礼节的农村孩子给阿东他家人见了是不是会怪阿东交这种人。
  第六章关于林力叔叔和施玉媚阿姨
  那个繁华的城市让我眼花瞭乱,宽广的街道,入云的高楼,高贵的人们,闪烁的广告牌……无不让我新鲜。我虽入过城市,但那些城市太小了,我们下火车后,光坐的士到阿东家就花了近一个小时。
  进了一个大院,上到四楼,敲门进去,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来开门,长得面目清秀,很清纯的样子,看样子,是个保姆。她见阿东显然不认识,朝里叫了一声:“阿姨,有客人来了。”
  过了一会儿,出来一个少妇,看样子,二十多岁,说二十岁也像,说三十岁也像,但综合起来,象二十六七岁,身着碎花衫裙,头发后挽,太阳穴两侧睡发弯曲而下垂,那嫣然一笑的神情,那仪态万方的举止,那楚楚动人的面容,有时胜过了千言万语。体态丰满性感十足,再一看她面庞,她仿佛如狐狸精一般,千娇万媚,让人一看要丢魂似的。但她又有一种成熟和高贵在里边,让人思想里不敢有半分猥亵。也许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最迷人的女人。
  我想她一定是阿东的姐姐了。这样想着,阿东已经叫她了了:“妈,就你在家呀,老爸呢。”
  妈?没搞错吧,她那样子,比阿东大不了几岁,怎么会是阿东的妈呢?
  我好一阵疑惑,好久,阿东推了推我,我才醒过来。原来阿东已向她介绍了我,她向我问好,见我回过神来,她又重复了一遍,“欢迎你来我们家玩。”
  我“嗯嗯唔唔中”地支吾着,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她见我如此紧张,“噗哧”地笑了,对我说:“我叫媚,是阿东的妈妈,你叫我媚姨行了。”
  阿东和媚姨说说笑笑的,我不知为什么,也插不上嘴,不知说什么才合适。好在媚姨说了一阵又来问我一些情况,显然她是想给我多开口,以免太拘束。晚上,大家洗过澡后,一起出去走走。但我不想出去。因为我见只要有媚姨在一起我就紧张,而且觉得自己乡下来的孩子,和高贵的市长夫人走在一起不自然,特别媚姨那种高贵美丽和成熟令我在内心中感到自形自惭。
  我借口累,就没去。她们走后,我把全部的家务都做了。最后,看见一堆衣服没洗,就去给她们洗。
  洗衣机我不会用,不敢动,于是就用手洗。那几件摆在另一旁的媚姨的衣物特别显眼。我把它捧在手里,仿佛如同一件件艺术品。媚姨的无袖衫是件白色上面缀有小兰花的薄衫,她的裙是条柔柔的紫色长裙,还有一条短的穿在里面的纱裙,媚姨的乳罩是件棉的,很薄,可能媚姨的奶子太大,用不着穿厚乳罩吧。还有一条小裤衩,前面是半透明的纱质,臀部处为光柔的丝光棉。我拿在手里轻轻摩娑着,放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除了有她身上散发的迷人香水味,再也没有其它味道,我陶醉了,我有些想手淫,但心中不由生起一种莫名的感觉来,媚姨是那么高贵和圣洁,如同圣母般,对她只觉得像奴仆对主人一样,我的那种污秽的感觉自觉地消失得一干二静。
  二个小时后,阿东、媚姨和保姆回来了,还带回二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十一二岁样子,天生一个小美人胚子,很纯真样子,一双会说话的美目似乎含情。另一个七八岁,天真可爱,也是美丽动人。
  媚姨见我把地板拖了,碗也洗了,还洗了衣服,对我的勤快很是赞赏。当她知道我没用洗衣机而是用手洗了衣服时,更是喜欢上我这个朴实而且不太开化的农村孩子。
  在阿东家呆了二十多天,也见到了阿东的爸爸林叔叔。他是这个城市的副市长,但没有一点官架子,很随和,他很喜欢我,回部队时,他送给我一本快译通。这一段时间来,连阿东的两个小妹妹都特别喜欢我,我第一次发觉自己这么讨人喜欢。我以前很自信自己很吸引小女孩,因为我高大英俊,但没想到城里的高官也喜欢我,后来我才知道我除了有逗人喜欢的外表外,还有一种诚实,勤恳和外表木讷而内心很精灵的天份,让别人信任。
  回到部队后,经过我转弯抹角地打听,才知道原来媚姨并不是阿东的亲妈妈,而是他的后妈。今年31岁。在阿东才七八岁时他爸爸和他妈妈离婚了,又和媚姨结婚。由于阿东小时一直得到媚姨的关爱,他很喜欢媚姨,就把她当亲妈妈一样。
  在部队,我常常想起阿东幸福的一家,想起高贵的媚姨和阿东两个可爱的妹妹。阿东的大妹妹姗姗对我又羞又含情,而他的小妹妹婷婷却喜欢巴着我嘻嘻哈哈地。而媚姨见到我们时她那温情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在这个家庭里生活使我感到了温暖,就像自己家一样。
  阿东服役三年就复原回家了,听他说回去后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我常去江哥家,有时他在,有时他不在,姣嫂对我就象对亲弟弟一样疼爱。
  我手淫对象一直是婶婶,但久了渐渐淡忘了一些感觉,有时就把姣嫂当成意淫人,想象着把她按在床上,奸淫她……完了又觉得对不起江哥。
  第七章我由部队转业了
  不久,阿东来电话说他爸爸要找一个好的司机,就想到了我,问我愿不愿去。我想,这年头,转业回家工作没保障,还是到外?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Copyright © 2013-2018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